萧山网萧山生活网萧山装饰装修网萧山健康网萧山教育网萧山房产网萧山企业网萧山车网萧山购物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曝光台

贷了5万元双眼皮没割成 我是如何掉进美容贷陷阱的

2019年8月15日 10:52 来源:杭州网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近两年,美容院、医疗美容机构大举进军杭州黄金地段商圈和高级写字楼,生意火爆。但爱美的代价并不低,除了要忍受皮肉之苦,还有可能掉进“美容贷”的陷阱里。

  快报近日接到多位消费者反映,她们在医美机构做整形美容,结果背上了高额贷款,有的还因为逾期上了征信黑名单。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们进行了调查。

  曹小姐,30岁,甘肃人

  手术费2万多,贷了近5万

  今年5月中旬,我在苏州工作地附近的一家美容店老板,带我来杭州做整容。

  中午,车子开到杭州滨江一栋大楼前,我们上到三楼,是一个叫“芯美昕”的整形美容医院。当时我头有点晕,就在大厅的沙发上睡觉。

  睡到傍晚6点左右,有人摇醒我,然后开始推销各种整形美容套餐。

  当时我还没有完全清醒,禁不住他们软磨硬泡,答应做双眼皮。手术费10万元,医院打了折,又送了优惠券,实际要付2万多。但我只有3000多元,这时来了个20多岁的男的,拿了一堆单子让我填,说可以做分期贷款。

  他们要了我一张空白银行卡和密码,又拿走我的手机,然后一直催我快点填,说做分期的快下班了,先申请,审核好会通知我。

  很快填完单子,他们又让我手持身份证拍了照片和视频,我用微信付了3500多元手续费,然后割了双眼皮,老板夫妇连夜把我带回苏州。

  半个月后,我收到还款通知,才知道他们给我在一个叫“马上分期”的贷款平台上贷了47180元,分24期,利息12000元,每个月还2400多元。

  我马上问医院,怎么办了那么多贷款,答复说只要还手术用掉的钱就可以了,多余的钱会自动退回。但“马上分期”坚持要我全额还款,否则就发律师函,上黑名单。

  滕小姐,23岁,四川人

  找工作,背上5万“美容贷”

  2018年初,我在网上找工作,有人联系我,说有份服务员工作,保底月薪6000元,工作地在南京,但要到杭州总部去签合同。

  几天后,他带着我从南京到了杭州,来到城东的一家美容医院,叫“世彩医美”。

  当时医院里有上百个像我一样的女孩子,挤满三个房间。工作人员拿出单子让我们填,不让交头接耳,也不让提问,只说名额有限,填得慢的人可能抢不到。

  当时看到这家医院装修很豪华,我以为是在里面做服务员,也没多想,就开始填写,是个人信息、工作简历之类的。后来他们让我手持身份证拍照,又拿走我的手机和银行卡及密码,说要认证身份,登记工资卡。

  前后不到一个小时,所有手续都办好了,退还手机的时候,工作人员告诉我,我的手机号码有风险,可能会接到催款电话,不要理,那是诈骗电话。最后给我200元路费,让我回去等通知。

  等了3个月也没等到通知,我以为没被录用。结果到了6月份,我的信用卡忽然被停了。问银行,说征信记录里有逾期。再查征信记录,显示我在广东一家银行有一笔5万元贷款逾期,可是我根本没接触过这家银行。

  与此同时,一个叫“即分期”的网贷平台开始打电话催款,我想起美容医院工作人员的话,没理会,结果又给我家人、朋友打电话,还往老家寄了律师函,把我爸妈吓坏了。

  “即分期”告诉我,2018年初我在杭州“世彩医美”办了“美容贷”,做了玻尿酸注射和全脸填充,通过“即分期”在银行贷了5万元,分12期偿还。前三期正常还款,从第四期开始逾期未还。

  我这才明白过来,当时在医院办的手续,不是劳务合同,而是贷款合同。就去找网贷平台和医院,要求废除贷款合同,结果他们都拿出我自己签字的合同和视频照片,不同意。最后咨询律师,也说这种情况对我很不利。

  为了不让征信记录影响今后的生活,今年上半年,我一次性偿还了贷款本息及滞纳金将近8万元。

  徐女士,32岁,江西人

  双眼皮没割成,贷款5万元

  2018年下半年,朋友推荐我去做整容,可以贷款分期还。当时我正想割双眼皮,没钱,一听说可以分期,心动了。

  他把我带到杭州一家快餐店,当时有十多个人和我一样,也是来做整容的。几个人让我们填单子,我不知道他们是哪里的。他们不让我们提问,只交待一会儿有电话来,就答复是要做美容。

  填完单子,他们又把我们带到几十米外的一家美容医院,叫“苹佳瓒美”,一个女的拿了一堆单子,她填完空白处以后,拿过来给我们签名,我也没看具体内容。

  填完单子,让我拿着身份证拍照,还拿走一张空白银行卡和密码。我想反正卡上没钱,就给了。

  割双眼皮大概要2万元。他们帮我申请了两笔贷款,一笔2万,分12期;一笔5万,分24期。我只记得有一个是“即分期”,利率没讲,说以审核结果为准。

  没做手术就让我走了,等通知。结果等了3个月也没通知,第4个月接到催款电话,说我在“苹佳瓒美”办了5万元“美容贷”,没有按时还。

  后来让银行的朋友帮忙查征信记录,发现确实有一笔5万元贷款,是通过“即分期”在银行贷的,贷款时间就是去杭州的那天。

  现在我不知道怎么办,眼皮没割成,还背了5万元贷款,上了黑名单。

  周女士,45岁,辽宁人

  贷款9万,到手5000

  2016年10月,我在朋友圈看到一种叫“美容贷”的产品,可以利用做美容的名目,获得贷款。当时我的父亲重病,急需10万元。我联系了广告里提到的中介,和他一起到了杭州苹佳瓒美美容医院。

  医院听了我的要求,当时就说可以办。我按照他们所说,以做美容的名义,提供了身份证信息和其他资料,向金融公司贷了两笔款,一共约9万元。

  申请贷款的时候,医院让我签了一份合同,但没让我细看,只说签上名字就可以。我着急用钱,而且从来没有贷过款,根本不懂,就签了字。

  贷款办下来后,美容院给我的钱却只有5000元。我问怎么才这么一点,院方告诉我,因为这种贷款手续费很高,能拿到这点钱已经很好了,让我先回老家,等过完年再继续贷款,下次贷款就能拿到全额了。

  可是刚过完年,我就接到了金融公司的电话,让我还年前的贷款,每个月还2000多,共还3年。我这才明白上了当,因为贷款时填写的所有信息都是我的,所以债务都是我自己的,医院根本不会帮我还。

  另外,还有不少消费者来电反映,她们在杭州多所整形美容医院遭遇“美容贷”陷阱,情节大体相似,但由于所有合同都是本人签署,又拿不出被诱导或威逼的证据,只能自认倒霉。

  美容贷或医美贷,又称医美分期,是为那些想做医疗美容或整形,但是一下子拿不出钱的消费者提供的一种融资方式。一般由网贷平台将整形美容所需费用付给医院,用户再分期偿还。

  按理说,美容贷既能为消费者减轻一次性支付压力,又能为美容机构促成更多生意,贷款机构也能获得利息,本该是多赢的金融服务,为什么消费者觉得自己被骗贷了呢?

  我们调查发现,参与各方织成了一张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网,布满陷阱。

  医美机构:

  客户自己办理,与我们无关

  就几位消费者的遭遇,我们联系了“芯美昕”整形美容医院、“世彩医美”美容医院、“苹佳瓒美”美容医院,他们的答复几乎一致:整个消费及贷款行为很正常,也很透明,不存在作假行为,更没有强迫消费或者其他违规操作。医院不会越过消费者为他们办理分期,所有的合同、签名、身份认证等,都是消费者自己完成的,医院有照片和视频为证,如果发生纠纷,应该让消费者找网贷平台,医院只是第三方。

  意思很明确:只有做了美容才会有贷款,贷款的钱全部用在美容项目上,没有用到其他地方。至于为什么最后客户不愿意还贷,可能是想赖账。

  杭州苹佳瓒美美容医院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和几个网贷平台都有合作。整个消费及贷款行为很正常,消费者都是成年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医院也没有强迫消费或者其他违规操作。该工作人员称,与网贷平台合作的情况不只是杭州有,全国的医美机构基本都有。医院只为消费者提供医美项目选择,其他贷款事宜由网贷平台的工作人员负责办理。贷款利息和信用卡分期差不多。

  当记者联系杭州芯美昕整形美容医院和杭州世彩医疗美容整形医院时,工作人员承认都有合作的网贷平台,但在问到此前消费者的遭遇时,均以自己不清楚情况,负责人不在为由拒绝了采访。

  网贷平台:美容院违规操作

  “即分期”在答复记者询问时表示,“即分期”和包括杭州苹佳瓒美、世彩医美在内的100多个医美机构有合作关系,但都严格遵守国家关于互联网贷款的相关规定。符合贷款条件的消费者,一般半小时以内就能获得“美容贷”,年化利率没有超过24%的法定上限。

  记者又联系了上海一家从事医疗美容贷款的网贷机构,根据他们的统计,仅在浙江地区,自称有被骗贷经历的客户已有近百人,贷款金额从2000多元到7万多元不等,总额超过200万元。

  这家金融机构通过客户反查,认为部分医疗美容医院存在联合中介坑害消费者和网贷平台的嫌疑,其主要手段是“医院+中介+消费者”编造信息套取贷款。医院和中介正是抓住信用白户在银行贷款难、对互联网金融不了解且案发后无法举证的特点,套取了大量贷款。

  这位负责人表示,美容贷的款项是作为手术费直接打到医院账户上的,若医院没有参与套现,中介不可能以现金形式拿到介绍费,客户更不可能拿到现金。

  调查:几家机构纠纷高发

  消费者、医院、网贷平台各执一词,真相到底是什么?

  记者通过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旗下官方备案企业征信机构“天眼查”查询消费者反映比较集中的几家美容医院和网贷平台,结果发现这些机构近两年遭到大量消费者投诉甚至诉讼,集中在合同纠纷。

  2018年11月,消费者夏某因为办理美容贷却未获得相应服务且贷款金额高于实际手术费用,起诉杭州世彩医疗美容诊所有限公司、第三人即科金融信息服务(上海)有限公司(即分期),要求退款并判定贷款合同无效。法庭审理后认为,诉称事实可能涉及经济犯罪,应当移送公安机关侦查,因此驳回夏某的起诉。

  另外几家医院也都有类似的诉讼,但消费者大多败诉,法庭审理认为,消费者是有完全行为能力的成年人,现有证据并不能证明医院或网贷机构存在欺骗行为。

  记者注意到,这些医疗机构有多起行政处罚记录,涉及虚假宣传、违规使用医疗器械、制售假药等,此外还有多起医疗事故责任纠纷。

  两家网贷平台遭遇的纠纷就更多了。天眼查信息显示,“即分期”涉及100多起医疗服务合同纠纷,“马上分期”则涉及7000多件诉讼,其中大部分是因为合同纠纷被人起诉或起诉他人。

  翻阅判决文书,只找到一个桂林消费者胜诉的案例,最关键的证据是消费者录下了网贷机构和医院联手为其代办贷款手续的对话。

  前述消费者滕小姐说,她认识了不少像她一样的受骗者,大家总结发现,只要贷款到手,前三个月会从贷款中自动还贷,以麻痹消费者,然后再由网贷平台催收。在这个过程中,中介和医院至少能拿到贷款金额40%-60%的好处费,那个介绍他找工作的人,就是中介。

  百度贴吧“马上分期吧”和“即分期吧”聚集了大量自称被骗贷的消费者,有的是在医疗美容机构,有的是买手机,有的是买电动车,情形都差不多,不少人还贴出了网贷平台催收的短信和律师函截图。

  律师:涉嫌骗贷

  北京大成(杭州)律师事务所唐文斌律师受金融公司委托,经过长期调查取证后发现,大量美容贷消费纠纷中,商户涉嫌利用消费者进行骗贷。

  “根据商户与金融机构的协议,消费者申请的借款应当专款专用,用于特定的消费,但是我们经过实际调查,发现在这类案件中,有些商户实际上并未给消费者提供相应的服务或未提供等价的服务。”唐文斌说,根据《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的规定,合同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采取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等欺骗手段,骗取对方当事人的财物,数额较大的行为。

  唐文斌本人代理过不少消费者起诉医疗美容机构和网贷平台的诉讼,其中由消费者自己签署合同的案件,基本上都败诉了。

  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何远律师说,在大量曝光的“美容贷”案件中,多数是消费者没看清合同条款内容,贸然签了名。作为有完全行为能力的成年人,自己签署文件,在没有相反证据的情况下,仅仅自述当时没看过相应文件,是很难得到司法机关采信的。如果消费者认为,当时确实是相关人员存在诈骗行为,则可以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受理后认为存在犯罪嫌疑的,自然会依法追究相关主体的刑事责任。

  但其中的难点是如何保留实施诈骗行为的证据,多数人不具备这个意识和能力。

  也有法律界人士表示,不排除部分消费者冲动消费后又反悔的可能。

  建议:看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杭州某医疗美容集团的朱院长透露,近年来对于“美容贷”的监管确实越来越严格,但总会有新的花样出现。据她所知,合规的“美容贷”利息与银行信用卡、支付宝花呗相当或略高,不合规的就很可怕了。

  记者咨询杭州多家医美机构和美容院,其中的确有两家高端机构表明目前并不提供美容贷这项服务,要么一次性付清,要么客人选择刷信用卡或花呗。建国北路一家大型医美机构,则与多个贷款平台有合作,年利率在12%-18%之间。

  朱院长建议,消费者首先要挑选专业可靠的医疗美容机构,保证自己的人身和财产安全;其次要提防部分医美机构与一些资质不合规的借贷平台合作,有可能导致资产、信用受损的风险。一旦出现医疗纠纷或是医疗事故,分期服务是否延续以及赔偿定损都存在诸多困难。她呼吁爱美者还是要理性消费,量力而行。

  何远律师则提出,消费者万一中招,要懂得利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比如要记住24%和36%两个数字,法律上,民间借贷年利率不超过24%的部分,借款人有义务偿还;超过36%的部分不受司法保护,已经偿还的可以要回或折抵本金;二者之间的部分属于自然债务,如未偿还则不受法律保护,借款人如已偿还也无法要回。

  滕小姐的案例中,本金5万元,贷期一年,本息加滞纳金还了8万元,显然超过了法定利率上限,她最多只需还62000元。

  当然,最好的保护是防患于未然。不管是“美容贷”还是其他消费金融,消费者一定要看清楚合同条款,不要贸然签名让自己陷入被动。

  (胡剑对本文亦有贡献)

作者:记者 朱文科 江玥  
编辑:王鹰

相关新闻

萧山网版权声明

    根据萧山网与萧山日报社和萧山广电局的合作协议,萧山网拥有萧山日报、萧山电视台、萧山人民广播电台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的网上独家发布权,版权均属萧山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萧山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萧山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萧山网 版权所有 ©2003-2017 地址:杭州萧山金城路1038号七楼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0026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11048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浙)字第696号